收藏本站
我的资料
   
查看手机网站

瑞洪社交网  

Rui Hong social network

法律援助     百姓问政     中纪宣网      江西同乡      书画爱好      自驾联盟      名人电视      瑞洪旅游       瑞洪诗苑      中医名著
网络社交     新闻动态     公众参与      江右商帮      赣管家网      中资讯网      名人研究      生态蜜园       网络曝光      商业联盟
法律援助:13037230705
人物访谈:13522030278
东莞市康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东山问碑

发表时间:2020-02-23 15:32作者:江汀来源:瑞洪社交网网址:http://www.jxygrh.com

东山问碑


史学家和有识之士都在不倦地考订历史的遗存和评析历史的是非,而且争论不休,其宗旨在于去伪存真,以正历史。2007年后,余干县城的众老儒曾热议着县城东山上的镌碑《东山书院赋》和山腰上的东山书院所反映出来的问题,由此可见人们在追求历史叙述务必符合历史真实。历史叙述是对历史的记录或描述,起传递历史的作用,所以真实是历史叙述的灵魂。然而有的当代人在文化复兴的潮流中为追求虚名,造假吹嘘的胆量惊人。虽然自称齐天大圣者多也,但对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的叙述必须客观真实,特别是作为地方标志物的镌碑系永久性的记载,更要秉笔直书。对于本地有人任性制造历史误区的乱作为,人们出于这样那样的顾忌,仅仅是茶余饭后喟叹一声罢了,却至今无人公开撰文从百家争鸣的学术讨论角度对误导历史的不实之词提出异议。尽管如此,为不让讹误迷惑当世,贻误后学,遂笔者就《东山书院赋》一文和东山书院所引起的热议焦点问题,略谈一已之管见,与大家商榷。

两处碑刻《东山书院赋》的内容为何歧出

县城的东山上立石碑,刻《东山书院赋》;县府前的广场上立石碑,也刻《东山书院赋》,两者相距一公里。同一篇文章镌碑两地,内容却不尽相同,令人们诧异不已。据市民见证,东山上的碑文比广场上的碑文先刻石数月,因此视前者为原作,后者为修改文稿。且看两地碑刻《东山书院赋》的内容迥异处:“地灵人杰”改为“地杰人灵”,“古木参天”改为“参天古木”,“与朋友”改为“与朋友交”,“中华”改为“中兴国运”,“习学”删去“习”,“声誉”删去“誉”,删去“中兴国运之盛举也”。删去“则余干幸矣东山幸矣”,改为“科学发展社会进步则民富县强东山尤灿烂矣”。“嚮”改为“向”。

人们不禁要问:同一作者的同一篇文章镌碑两地,其文字内容为何会产生如此较大的歧出呢?在我国几千年来的历史遗存的人文景观或传世之作中,谁见过如此之怪象?这恐怕是我国亘古以来绝无仅有的“余干现象”。两镌碑系立于天地间永久性的标志物,其文字的社会影响力将是地老天荒。社会常识告诉人们,同一篇文章镌碑的文字内容无论如何应绝对统一,否则,有损撰者之形象,有失作品之真实性,立碑的意义便大为失色。如此不慎的作为,不仅误导当世,而且贻误后学,可谓遗笑柄于千年矣!

再说,两碑文的落款时间也让读者费解。东山上的《东山书院赋》落款时间为“丁亥年冬”,即2007年冬。广场上的《东山书院赋》落款时间为“2007年10月”。公元10月即农历九月,非冬季也。两者比照,先立碑的落款时间要晚于后立碑的落款时间,在道理上是说不通的。两碑文的落款时间均指书写毛笔字的时间,却不是撰文的时间。镌碑乃庄重之举,出现文字上的瑕疵,显然反映炒作者处事之轻漫。

两镌碑的文章内容歧出的原因是什么,人们在不断地猜测。有人认为修改原作的人并非原作之作者,如果原作之作者知道《东山书院赋》一文业已镌碑中山上,他肯定会不赞同对原作修改后又另镌碑于广场上。可以断言,修改《东山书院赋》者是全然不知此文早已镌碑东山上,否则,他也会不赞同修改原作,因而不难看出是炒作者欺骗了修改原作之人。对于“赋”的问世与镌碑,不管是政府行为或个人行为,其目的都应该是以提高本县传统文化的影响力为出发点,却不可因挟私而失实。

两处碑刻《东山书院赋》到底为谁所撰所书

关于这个问题人们一直争论不休,并使广大读者为揣摩何人所撰所书而堕进臆测的谜团里。东山上用毛笔书写的碑文落款姓名为张某,并具刻石印章,由此可视张某所书。因未载“书”字,读者也有可能认为系张某所书所撰。县府前广场上用毛笔书写的碑文系另一人,却未署名,一处有书者之名,一处无书者之名,其中必有原因。再说,当年东山镌碑之初,市民见证贴于落款处的姓名为吴某,数月后,纸被撕掉,刻上张某之姓名。这是为什么?如此庄重之举,怎能随心所欲呢?还有更不可理喻的作为,如:有人印刷了一种影集本,书名曰《东山书院》。其开篇拓印东山上的镌碑《东山书院赋》全文,正文和落款时间的墨迹不变,把张某之姓名和所刻印章改为吴某之姓名及印章,这岂不是偷梁换柱的做法吗?这就等于告诉人们:东山上的镌碑《东山书院赋》一文系吴某所书,而非张某所书。然而谁都看得出吴某之姓名的毛笔签名字体与正文字体根本是非一笔字体的两种不同的书法字体,怎能认定为吴某“亲自题写”呢?若要造假,至少要署名的毛笔字体与正文毛笔字体一致。所谓吴某“亲自题写”,可以理解为《东山书院赋》一文为吴某所撰,东山上的镌碑书法为吴某所书。客观事实是如此吗?矛盾百出的浮词——张耶,吴耶,令读者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现代人都弄不明白此“赋”到底为谁所撰所书,何况后人呢?如此炒作,不仅不能树本县百姓所崇敬的人的形象,相反却有损他们的崇高形象。文学作品公之于众,况且是永久性的作为地方标志的人文景观,谁撰谁书一定要泾渭分明,否则便难以达到借名人效应提高本县文化品位的目的。传承传统文化要实事求是,决不可弄虚作假,藏露不清,令读者雾里看花。

如何评析《东山书院赋》给读者之印象

21世纪初,系我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勃发阶段,自由结社的各类文化组织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大江南北,编报刊,出书籍和重建历史文化古迹等活动,在客观上推动了我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在文化复兴的热潮中,有的文化人是在认真做学问,有的文化人却为追名逐利而狂热弄潮。多少弄潮者自诩为中国国学名家,中国书画名家、艺术家、院长、会长……,甚至有的还借题发挥为自己树碑立传。虚美之风不可取,对于现实中不客观、不真实却业已成为历史遗存的记载,应该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指导,去伪存真,实事求是地重新去认识人和事的本来面貌。

在余干县纪念馆内恢复尘封几百年的东山书院的名称不久,《东山书院赋》一文便很快地被镌碑公之于众。赋是我国古代一种文体,是韵文和散文的综合体。此文系仿古文的写法,因文题含“赋”字,以致使读者误认为是古文赋体。其实不然,此文虽冠名为赋,却无韵无偶,与散文无异,非赋也。

《东山书院赋》是篇记叙文,其主要内容有两个方面:一是叙述院之所学为“德教为本”和“学诗词为辅”的宗旨;二是褒扬借烈士纪念馆恢复东山书院名称的二人之功德。人们对所谓东山书院的印象茫然,却记住了刻在石头上的两个人的名字。笔者不想评析赋中的遣词造句,仅客观地指出其中褒扬之词言过其实,何况县城中的耆老宿儒普遍认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既无教员,又无学员,总不能凭室内挂些字画便可称之为“恃文育人”和“兴教之事”吧?东山书院从筹办到人去楼空的短短几年,虽然搞过一些活动,但毫无作为历史功绩予以镌碑永恒褒扬纪念的必要。这样势必误导历史,当代人明白赋中虚美之词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后人却不了解当年的东山书院的实况如何,无疑会误以为当年的东山书院曾长期如火如荼地开展“兴教之事”并社会效应斐然。更有甚者,有人在《东山书院》的影集本上称:“自筹资金30万元,在余干县成立孔子学院,成为全国第一家县级孔子学院”,并且“每周举办传统文化知识培训班,免费培训当地教师;每月组织诗歌、书法、绘画专家到工厂、农村和学校进行免费的传统文化知识讲座”。这些子虚乌有的记载,同样在误导历史。今人的记载是后人考证前人的历史资料,如今若无人矫正其谬误,后人便会推断出这样一个错误结论:二十一世纪初,余干县创建了孔子学院,是传承儒家学说的鼎盛时期。后人根本不清楚所谓孔子学院是空有其名的炒作。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标新立异的作为委实不可取。

东山书院长期大门紧锁,人去楼空,所谓“恃文育人”者早已成为昙花一现的过客。人们不禁叹曰:“赋”何附之?意何达之?岂不令《东山书院赋》处于十分尴尬的地步吗?若从另一角度看,虽然东山书院未能给人以历史记忆的古文化印象,但不可否定的是其凭个人出资发起一次他人不想作为而其有所为之的复兴传统文化的行动,却有一定的正面影响。

我国古代自秦汉始,刻石碑传世盛行,有功德碑、寺庙碑、记事碑和墓志碑等。《东山书院赋》属借碑传事还是属借碑颂人,惟作者明白。古人热中不朽,生前立碑为自己歌功颂德者有之。随着社会的发展,近代以来,不兴生前为自己立碑,所以在我国给活人歌功颂德的碑文早已消亡。然则有的碑文出现了,如缅怀革命英雄烈士的纪念碑,或在历史上对人民有过特殊贡献的故世者的纪念碑,因此人们认为镌碑上褒扬活人之举,有悖于常规。

冠名的东山书院能否承载着历史文化的记忆

东山书院创建于南宋淳熙年间,座落于余干县城中央的东山上,著名理学家朱熹曾至此学讲,后被废。据说上世纪末,在乡土学者的倡议下,政府在东山的山腰上建余干县纪念馆,系两层现代建筑,二楼正门之门楣上写着“余干县纪念馆”六个赫然大字。此楼房底层空着。当人们步入二楼之大门,见四壁挂满古人的肖像画,又写着许多烈士之名单,这便是余干县纪念馆的布局。紧临相通的后厅挂满字画,楼道壁贴拓印的朱熹遗墨“忠、孝、廉、节”四个字,这便是东山书院存在的象征。另一小内间挂着孔子像,并置香炉,无疑这便是孔子学院的象征。二楼之侧面,有一从未见开过门的小门上方写着“东山书院”四个小字,其两旁曾挂过什么职业技校和社区活动中心的牌子。山脚围墙门两旁现仍挂着九块务虚的各类文化团体名称的牌子。如此彰显传统文化,复古不像古,未免太离谱了。东山书院应重建于东山上,而且是独立存在的仿古风格的建筑物,这样才可以唤起人们的历史记忆,并从传统的实体中寻找历史和学习历史。然而今日之所谓东山书院却使游人至此分辨不出哪是余干县纪念馆,哪是东山书院,哪是孔子学院。虽然原东山书院的文物荡然无存,但也可以运用仿古手段来体现有记载的馆室和历史文化之记载,以便让游人从中寻找历史的记忆。

上述质疑与看法,系就事论事,不尽得当,只不过记录别人说过但又不想成文的话语。笔者素来不想做难得的糊涂,惯于直白现实,所以对本县永久性的标志物中不符合历史真实的叙述难以缄默。再说,广大民众也热切地祈盼政府尽快建造一栋接近历史真实而又能唤起历史记忆的古朴典雅的东山书院。

正是:老朽斯言求正史,试问君子曷传真?

2012年秋草于东山脚下出租屋


文章分类: 网络时评
分享到:
书画艺术
文章附图

张弛,1958年出生于江西余干县,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外名流书画院艺术顾问,中国铁路文联会员,高级经济师......

文章附图

黄海华,字醉墨,斋号,隐书斋。1974年出生于江西余干。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创作高级研修班画家、中国书画艺术........

文章附图

何流,字远帆,号枫港布衣,原名何增胜。1956年2月生于余干,江西省人文书画院院长,华中师范大学书法本科毕业。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南昌市书法家协会......

文章附图

郭浩艺,号狂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香港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文章附图

尹麦清,字一白,1966年出生,湖南湘潭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为中国国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香港美术家协会会员.......

文章附图

周高福,号农人斋主人,1961年3月生,江西临川人。本科毕业,1980年11月入伍,2005年团级军官转业......

文章附图

尹逊元,1942年出生于山东济宁。1958年入伍,1984年转业后在济宁市农科院任副院长。现为济宁市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文章附图

舒浩华,男,一九四四年八月生,江西余干人,祖籍江西进贤,号俚语联痴,于进布艺,静尘齐主人。系中国书画家联谊会......

文章附图

王恩芳,字秋阳,1943年出生于山东金乡县。师从当代著名美术艺术家柯大先先生和军旅书法家吴颖华先生,受益颇深......

文章附图

耿俊岭,1959年生于辽宁省黑山县。1980年锦州第二师范美术专业毕业。师从外祖父国画家莫名,师承画雪独家技法.....

文章附图

任驰,斋名(啸风堂,墨石斋),美专毕业。现为北京中联科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行知书画院常务理事、画师,上海收......

文章附图

郭祥英,1943年出生于山东嘉祥。自幼喜爱绘画,曾跟济宁大学美术系教授王新培学习花鸟画多年。后来专攻华兰、竹......

文章附图

张国强,斋号松雲石,1951年生于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现定居北京。自幼酷爱绘画成痴,1975年在郏县文化馆搞美........

文章附图

桦跃,1956年出生于辽宁兴城,现定居北京。幼年时期就充分展现了绘画天分,8岁时与现代书画家赵春山一起拜当代工笔画...

文章附图

贾红甫,字浩然,号神后农人,1967年生于河南省禹州市,现定居于北京,系中国著名书法家,收藏家,古玩艺术品鉴定......

文章附图

张则清,1956年出生,湖北省荆州市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荆州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监利县书法家协会会员......

文章附图

吴承俭,笔名墨寒,号静心斋。1954年出生,江西余干人。1973年高中毕业,1975年应征入伍,现为江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文章附图

陈盛发,1957年6月出生于湖北省监利县,高级经济师。1992年毕业于湖北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现为湖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

文章附图

陈亦峰,字大愚,山东曹州人士,现定居北京通州。自幼与书画结缘,临摹众多名家作品,尤其以霍春阳为主。天津美院进修,后跟随霍春阳先生学习三年.....

文章附图

王振建,字震健,号兰香斋主人。祖籍山东莒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新华社书画院特聘书法家.....

文章附图

朱磊,号清石居士。1973年出生于江苏泗洪,自幼喜爱绘画,淮安师范学院毕业。现为当代中国画彩墨研究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研究会会员

 免责声明:本网凡“来源xxx  非瑞洪社交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成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版权或者其它问题可以联系我们及时处理! 
 客服热线:0701-6266688   人物专访 13522030278   媒体合作 13816301289 
图文展示
 
 
 
 
扫描可添加编辑微信